电动力学(刘万东) 2022秋 2022春 2020春 2019春 2018春 2017春 2016春 2015春 2012春 2011春 2010春 2009春 2008春 2007春 2006春 2005春 2004春 2003春  课程号:02205701
2022秋 2022春 2020春 2019春 2018春 2017春 2016春 2015春 2012春 2011春 2010春 2009春 2008春 2007春 2006春 2005春 2004春 2003春  课程号:02205701
9.0(11人评价)
  • 课程难度:中等
  • 作业多少:中等
  • 给分好坏:超好
  • 收获大小:一般
选课类别:计划 教学类型:理论课
课程类别:本科计划内课程 开课单位:物理学院
课程层次:专业基础 学分:4.0
简介
点评 写点评
排序 学期
评分 评分 11条点评
Drifting Soul 2020春

    这里我仅仅对电动力学课程设置本身进行点评,对刘老师个人不置评价(其他人已经提到很多了)。

    国内四大力学之并举,其实逻辑上看是十分奇怪的。理论力学引入了新的架构,量子力学引入了新的图像,统计物理引入了新的视角,而如今的电动力学,似乎仅仅是引入了数理方程小插件的电磁学而已,甚至连数理方程讲过的东西都会再讲一遍,不夸张地说,这差不多算数理方程的习题课。但很遗憾,以分离变量为例,无论是这门课还是数理方程都没有讲清楚这个做法背后的本质(线性代数里面的张量积,从量子力学的角度看,这再平凡不过了),可怜的学生只不过又被迫背了不少技术,在成为工具人的道路上一路狂奔,还能听到不少同学抱怨:“学的东西太多了”,很遗憾,只是背的东西太多罢了。真正理解了的东西是不会觉得“多”的,它就像一个有限维线性空间自然地有它的维数一样,并不是什么需要你强行接受的东西,而是就在那里而已。

    这种不和谐,也注定了电动力学的定位之尴尬。

    从现代的观点看,电动力学对物理教学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引入“场”这一物理概念,毕竟在高中物理和电磁学中,尽管让学生背了“场是一种物质存在的形式”,但只有在这里,通过麦克斯韦方程组,亲手给出场的能量、动量的表达式,我们才能真正确认这一说法的正误。这也暗示了,电动力学这门课真正的定位应该是经典场论。

    作为一门承接理论力学的课程,我想,经典场论应该把拉格朗日形式和哈密顿形式放到核心地位。我想每个读过朗道的《场论》的同学都会被他通过对称性决定出拉氏量,然后通过作用量原理得到麦克斯韦方程这一干净利落的处理所鼓舞。事实上,朗道的整个处理也并不令人完全满意。例如,他并没有在场论中讨论诺特定理,而这是理论力学中最为深刻的定理之一。通过电磁场的拉氏量,分析时空对称性,我们自然地导出了电磁场的能动张量,其分量即给出了场的能量和动量。进一步,他也完全没有讨论场论的哈密顿形式。场论的哈密顿形式在后续课程,例如量子场论、量子光学和广义相对论中的重要性,我想很难被夸大。主要原因是,哈密顿形式能够更清楚地看到约束系统的物理自由度,以及讨论对称变换和守恒量之间的关系。

    而今天,状况却十分滑稽,正如我在《原子物理》的评课中指出,今天的课程设置存在很多人为造成的分裂,而没有努力寻找不同课程之间的联系,这样不仅蒙蔽了学生的视野,也加重了学生的负担。这里就是一个典型案例,理论力学和电动力学的联系没有得到应有的强调,导致很多学生完全认为理论力学的意义就是快速列牛顿定律的小插件。又例如,电动力学和光学本应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光学课程中对双折射的介绍不明不白,但这在电动力学中仅仅是一个课后习题级别的推导(非夸张,见郭硕鸿的书),可惜这样的关系并没有被点明,更没有得到任何强调。限于本人并不懂多少光学,这一话题我不再展开。如果在教学实践中不去指明这样的联系,那在教科书里面花再多笔墨写“理论力学在现代物理学中有广泛应用”这种话有什么意义呢?和实践相脱离的教学不过流于说教而已,而说教取代论证的结果就是大家什么也学不到,白白浪费了学生和教师的时间。

    在经典场论的框架下,电磁场只不过是一个具体的例子而已,正如引力场一样,朗道的《场论》就仅仅包括了这两个例子。但历史上最早的经典场论,可能是流体力学的欧拉表述。时至今日,流体力学仍然是物理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重离子物理学,凝聚态物理学(尤其是输运问题),宇宙学,空间物理学等分支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究其本质,它是一类最简单的非平衡态热力学模型,也是宏观尺度上有效场论的普适行为。流体力学能提供很好的有关对称分析的典范,例如学过场论的同学都知道,能动张量的对称性来自于空间转动SO(3),它在流体力学中限制了黏性对能动张量可能的修正;早期电磁学和流体力学本就有千丝万缕的类比关系,流体力学的达朗贝尔佯谬不过是偶极子在匀强电场中合外力为0的等价提法;脱胎于量子力学的WKB近似又能对流体力学的边界层理论提供深刻见解。时至今日,我仍能记得在空间物理学中看到磁流体力学有关拓扑不变量的讨论,我当时立刻反应出那就是凝聚态中常见的Chern-Simons term!这种发掘潜在的联系的经历每每让我感慨万千。可惜,就像经典场论这门课本身一样,物理系的流体力学教学在今天看来,仍然是缺位的。

    说句题外话,弹性力学也可以看作经典场论的一部分,它也有十分深刻的物理和数学背景,当然,也有十足的趣味。例如,弹性体中常常会有位错(dislocation)和旋错(disclination)这样的几何缺陷,如何写下一个连续场论描述它们?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发现,这个体系可以用一个带挠率的“引力理论”,即Riemann-Cartan几何来描写。旋错中也有有趣的拓扑现象,例如Frank Index即因为拓扑因素量子化为半整数。这些拓扑缺陷能够产生类似于BKT相变的物理效应,从而极大地影响材料的物理性质(见Nelson、Halperin等人的工作,我认为其很好地继承了朗道的精神)。此外,弹性体是极好的有效场论和演生论的例子,高能细节都被打包进了类似于弹性模量、密度这样的唯象参数中去,我们关心的仅仅是类似于弹性波的波动方程这样的低能下的普适行为,难道还有比这更物理的思想吗?这些内容本身就十分有趣,但不仅长期缺失,时至今日,甚至很难找到适合物理教学的材料,不得不说遗憾至极。

    除此之外,值得批评的是,部分给其他学院开设的电动力学课程或者电磁学B等课程(例如给数院等),纯粹是从正规物理课中删去了大量论证推理的部分,而只保留了结论,我至今不能理解这样的教学有何意义。例如,对数学系的学生而言,学习一些物理自然可能有所助益:经典力学和经典场论本就有十分深刻的数学和物理:经典力学是辛几何的历史起源;场论中的谱曲线就有深刻的代数几何含义;由圣彼得堡学派的Faddeev等人开发的反散射方法更在近代可积系统研究中起到了核心作用;至于孤立子和瞬子等等话题,在近代的无论是数学(尤其是几何分析)还是物理中都是难以回避的,例如Donaldson利用瞬子的手段证明了四维欧氏空间存在无数微分结构,Haldane在80年代对Nonlinear sigma model中的孤立子以及拓扑荷的分析提供了对称性保护拓扑序(SPT)的第一个例子(类似的思想也启发了著名校友翁征宇老师在高温超导上代表性工作,即phase string);著名数学家Arnold同时也是流体力学专家,他对流体力学的深刻几何洞见让人难以忘怀(例如,流体欧拉方程是保体积微分同胚群SDiff上的测地线方程)。但很遗憾,尽管有如此之多的优秀素材,其他院系的物理课开设却似乎完全不考虑因地制宜,点明物理学与对应学科之间的深刻互动,反而是削足适履,抛弃物理论证转而寻求填鸭式教学,给人观感似乎目的仅仅在于急匆匆给出一个结论然后赶鸭子上架(急着上什么架?)。这种“物理课”(如果真的算的话),甚至不如不开,对学生百害而无一利。

  经典场论的内容涵盖万千,一一举例是永远举不完的,不过这样一门原本应该承上启下,四通八达的课程,今日却完全缺失,却代之以电动力学这一如此枯燥乏味,相比于电磁学几乎没任何新东西的课程。我认为这简直可以用悲哀来形容。

    综上所述:电动力学这一课程意义不明,定位有严重问题,我认为我们应该积极探讨如何解决这一困境,而不是听之任之。

   以下是一些暴躁,极端情绪化:

  当然,有些人可能跑出来说,按这样教,师资力量不足啊。我只想说,不会教课可以不教。说这种话的人,哪怕学校给他白发工资,让其赋闲在家,情况也不会比今天更糟糕。某些人跳出来逼着往培养计划塞一大堆东西,然后逼着学生去上课和做作业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啊,为啥那时候就不提什么师资不师资,决口不谈教学质量了呢?当我们举出国内其他学校教学上做得更好的地方,希望做出一些改进,某些人便又跳出来鼓吹什么“中国第一大物理学院”、“你觉得其他学校好就滚去其他学校”云云。可这难道还不够讽刺吗?偌大一个物理学院,竟然找不出几个老师愿意在本科教学上做任何改进。

    自然,我提了这么多意见,不免招来欺师灭祖的指控。对于这种指控,我建议观看龚昇老师微积分五讲的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Ft411G75K?from=search&seid=3432928079951408186。龚老师特意强调了,基础课的教学是值得投入大量资源的,也不是应该一成不变的,而是必须与时俱进。我想这些观点在龚老师自己身上是很好地得到了体现。龚老师还说:

这个将来无论如何不能丢掉。我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这点,真是比较担心这点,这是好传统啊。如果学术上没有自由,只我说的算,你说的不算,我说的对,你说的不对,这个学术能发展吗?学术上如果不平等,我是大师,你是小人物,你只能听我的,你不能说话,学生还有什么发展呢?不可能有发展。我为什么要说这个话?可悲的是有些名校一直到现在还是如此。没有民主的作风,没有平等的作风,都摆了个臭架势,大的不得了,我大权威,好家伙,你权威什么?你肚子里仔细看看是空的,没多少东西的。科大数学系的学风一直都比较好,大家都比较纯朴,没有一个敢翘尾巴的。说我怎么了不起,你怎么了不起?你比华罗庚还了不起吗?所以没人敢说我在系里怎么伟大,我怎么有学问,没人敢吹牛,连牛都不敢吹。我在系里掌权了几十年,我自己从来就没有说过我是系主任,你们都得听我的。从来没有过,都是跟人家采取平等、商量的地步,而且我都非常尊重人家。

出处:https://www.sohu.com/a/399933775_652527

科大的学生要有更高的追求,要有对真理的追求,不要总想着去弄几个钱...假如你做出来的东西真的是好东西,就不必在乎得不到承认,以今天的环境,就算在国内不被认可,在国际上也会有人欣赏的。就算像Abel和Galois这样,生前不被理解,死后也会流芳百世的。他说,你不要怕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你要想想,Abel和Galois做了这么伟大的工作,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依然没有大学要他们。

我想,2020年大物实验的“不要质疑”给所有科大学生都上了沉重的一课,科大的优秀传统,已经走向消亡了。他妈的,科大怎么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说上面那番什么一边“师资不足,资源有限”一边“世界第一大物理学院就是不容置疑”的人,我建议你们把自己良心掏出来洗一洗,说真的,要是科大真的全都被你们这帮人占据,那我看还是赶紧改名叫“合肥学术灌水短期培训学校”更合适。希望这个地方,仍能让想学到东西的同学多学一点东西吧。还我科大!还我科大!!!把我们的科大,还给我们啊....


  时隔一年,我再写点东西吧。

  第二段提到的这种什么东西都要靠死记硬背的现象并不能怪到学生身上,没有人喜欢死记硬背。一个人要在脑中构建大量漫长、复杂的逻辑链条和思维体系需要大块的、不被打扰的自由时间,并且不能强求;而人如果忙于大量的必修课程和作业安排,那时间必然被割裂的稀碎,思路频繁被打断,很多地方就来不及自己想清楚,自然只能应付了事(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看到《清华大学学生作息表曝光 比你聪明还比你努力!》(https://www.sohu.com/a/350352733_497278)这种宣传稿会本能地反感,因为它宣传的不是智慧,而是平庸和专制)。而课堂教学和自由学习的一个本质不同是,前者会被作业和考试“赶着学”,因此,很多学生急于完成应试指标,那么先背下来几乎就成了唯一解,几乎不需要论证,这种强行背下来的知识除了应付考试不会有任何作用,考试后不出两周几乎就可以遗忘殆尽。自然,学生对这门课的观感也会恶化。例如在以前,《物理学中的群论》这门课是不强制要求做作业的,先不论教学质量究竟如何,至少听个乐还是可以的,但21秋作业有强制要求,这门课的风评则大跌。整个过程就像一个逆向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我们被折磨得厌恶那些我们本该热爱的知识。其实这和知识本身无关,而和必修课的泛滥有关,但学生能直接接触到的毕竟是一门一门具体的课程,因此课程本身(甚至更糟糕地,知识本身)就成为了情绪的宣泄口,学生们对它和强制和压迫产生了条件反射,因此心理上对课或者知识产生了厌恶(当然,某些课程本身的确有内在缺陷,不过这已经是相对细节的问题了,我这里希望解释:即便某些课程安排已经比较合理,但仍然有学生对其十分厌恶)。尽管这不合理,但是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任何未来的课程改革,我认为其有所进步的最关键判据是削减必修课学分,理想情况下,培养计划最多作为一种指导意见,而不应该具有任何强制的效力。一方面这是一种无奈之举,我在评课社区上写了那么多文字,指出了不少课程存在的问题,有一种看似理性实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见是:“你对课程设计这么反感可以自学嘛。”无须讳言,我所有的知识几乎全是从网络自学来的,可正如我上一段论证地那样,糟糕的课程对时间的浪费不能简单用账面的时间来计算。举例而言,如果早上第一节有早课,那哪怕第二节没课,效率往往也会大打折扣,此时很难学进去什么tough的东西,往往只能处理处理杂事,这其中浪费的时间不是一个半小时而已。正是感到,即便尽量自学,还是会受到糟糕的作业设计、品味低劣的考试的影响,更不要说还有大物实验、电路实验之类的牛鬼蛇神,大量的时间被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而我也不敢期望教学质量本身能够有所提高,毕竟很多问题是基础的,也是系统性的(比如我在关于线代的论述中指出的),因此我才会提出这些建议。另一方面,现在网络资源十分发达,而且门槛极低,我根本看不出拘泥于培养计划和课堂教学的理由,很可惜,由于中学时代的网络禁令,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没有掌握利用网络进行学习这一本世代最重要的技能,不如说,中小学时代的教育刚好是反其道而行之。

  一种常见的,对大量设置必修学分的辩护思路是:“大量的必修学分至少对于学生的水平保持了一个不低的下限,因此对于后50%的学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但我想指出这纯粹是自欺欺人。我们先做一个过强以至于不现实的假设,即你的考试成绩能忠实地反映你的学术水平(简称考试是“忠实”的,这在现实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们先在此基础上思考。即便如此假设,所谓的后50%的同学也应该更多考虑转行相关事宜,而不是被摁在地上修必修课吧?而真实情况是,对于不想学一门课的学生,即便你把这门课塞给他们,他们也不会抱有任何热情投入进去(而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对于一个教学水平不那么突出的教师,也不可能从此激发他们对这门课的热情;但教师不可能由着他们大部分人都挂掉(这是教学事故),因此要么阉割内容(于是部分课程逻辑结构变得支离破碎,以后更难激发学生热情),要么降低考核标准,很多情况下,二者同时出现,那么,不是学生的水平维持了一个不低的下限,而是考核和教学的标准都降低了,这和辩护中说的几乎是反过来的。当然,有人会提议,因此学校需要紧抓考核标准,进一步提高考核标准,不能丝毫放水。如果真的投入数倍资源去做这样的事,能不能起到想象中的效果暂且不论,但我们已经论证了这套方案对于提高教育质量是事倍功半的(效果一定会因为前面提到的原因大打折扣),可见提出这种说法的人要么不懂教育,要么本意就并不见得真的想要提高教育质量云云。这些都还是基于考试是忠实的基础之上;对于现实世界,这情况更糟,从经济学角度看,考试是一种信号模型,而信号是完全可以被伪造的,逆向选择难以避免,而这本来就是现代教育学希望避免的情况。换言之,现实世界存在的信息不对称使得该系统效率会更低。

 另一种可能的反对意见来自于“如果取消必修了,学生直接摆烂怎么办?”同样,这种操心也是多余的,即便塞了那么多必修学分,出于上一段的理由,其教学效果也是有目共睹的。其次,如果一门课真的重要,那学生自己就会发现它的重要性,而这种自行发现带来的驱动力远比强迫和压制造出来的强大;如果你们觉得很重要的课,却根本没有学生愿意去上,那无非说明它要么根本不重要,要么上得很烂而已,简言之,如果它真的重要,那你应该尝试说服学生,它的确是有用的,有意义的,有价值的(是真正的说服,而不仅仅是扯一堆big words,然后让学生假装被说服了,假装被说服在学生中不是一个少见的现象),更非装出一副“我是为你好”的恶心嘴脸然后塞一大堆别的东西;当然有人可能说:“那有些学生就是没有任何理性,你再怎么说也是说不清楚,只有靠灌输才能让他们去学一点点东西。”,对这种论调,我的建议是,尊重是相互的,你不拿学生当人,别怪学生不拿你当人;何况,既然已经假设了学生是缺乏理性的,那这种设想中,教育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能取得任何成效,除非这里的“教育”本身就是规训的意思,和驯服动物没有两样。就算你作为管理者真的比学生都聪明,你也应该解释而不是搞神秘。何况很多东西根本没有那么难懂,除非管理者自己根本就不懂。

  还有一点,我希望提一提,我认为平时指责别人“懒”,这种“懒”只是一种卑劣的文化氛围和无效率的制度的遮羞布。(比方说你不想做大雾,然后疯狂摸鱼,即便如此,心里还是不好受,这是完全正常的,人在做自己认为毫无意义的事情时就是这样的反应,但这时常常就会有人指责你“懒”)。权力和责任是匹配的,既然学校具有给你安排必修课的权力,那么它也必须负担相应的责任,因此如果你因为修自己不想修的必修课而产生心理问题(我想这种同学并不很少),我的朋友,我希望你意识到,学校应该为此负所有责任,而不是你“懒”,只有超越了向内归因的惯性,我们才能走出抑郁的情绪,才能意识到制度和环境的不合理之处,才有改过来、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的希望。况且抱怨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环境所强加给自己的责任,进而减少自我贬低、自我攻击的心理机制,这在一个经常给个人强加责任和义务的环境里非常有用(自然,其他人愿不愿意听是另一回事)。当这种情绪被正视和认可之后,个体往往才会考虑更加理性的选择。希望大家能学会抱怨,正视抱怨,从抱怨中发掘合理的意见和建议。抱怨可能不好,但不好的不是做出抱怨的人,而是这去他妈的现实。


最后一次更新:过往,很多关于必修课的争论最后演化成了对一门课是否“有用”的争论,我认为这是避重就轻(我不排除是有人故意把水搅浑的可能)。先姑且不去争论“有用”的含义(敏锐的同学可能早就意识到,这样的争论实际上也不可能有结果的,其本来就因人而异),我们姑且假定对“有用”已经具有了公认且客观的标准,即便如此,我们考虑以下两个命题

P1:xxx这门课是有用的。

P2:xxx这门课应该设置为必修课。

这两个命题的等价性是非平凡的,并且校方给出的说明也从不会给出P1到P2的推理过程。事实上,早在18世纪,休谟就已经指出实然命题(P1,关于事实的描述)是无法直接推出应然命题(P2)的,除非引入额外的假设。这个gap今天被称为“自然主义谬误”。这种谬误在我们生活中很多,比如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泛滥,先不说它曲解了自然选择理论(自然选择的单位是种群而不是个体),即便自然界就如他们说的那样,也无法推出保持自然状态在伦理学或者政治哲学意义下是应当的,毕竟,自由也好,平等也罢,这些我们所珍视的概念在自然界本就是不见得存在,而正是对它们的追求推动我们不断进步着。

那么,既然已经指出了P1和P2之间存在未明确提出的假设,那么这个假设是什么呢?

Assumption1:“爹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爹,管管管管管,全都给你管了。”

当然,只要有这个假设,其实不需要P1也能推出P2,更不需要去讨论“有用”的含义(笑)。

(最后修改于 51 21 复制链接
USTC学水据说陶鑫的电动力学比较注重场论描述?
Drifting Soul回复 @USTC学水: 陶老师的电动力学基本上是按朗道《场论》组织的,我认为这是很有益的尝试(实际上我以前读那本书的时候一直以为那早已成为当代电动力学或者经典场论的教学模板,很可惜事与愿违)。不过正因如此,我文中对朗道那本书的一些批评对陶老师的课程也适用,例如对诺特定理、哈密顿形式没有提及等等。不过我这里主要是批评物理学院的课程设置,而陶老师是地空学院的(地空学院老师的课比物理学院更物理,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
Drifting Soul回复 @Louis114514: 不过平心而论,所有这些电动力学课里面,我认为陶老师的已经是做的最好的了。尽管我认为还有不少处理可以优化,有不少改进的空间。
哈哈哈教授每年都要开一定学时的课,如果不开这些课(电动力学,电路,原子物理,新生研讨课之类的),很多教授就要下岗了。
stoneworker已经在2021的物院教学座谈会提到这个问题了,刘万东老师亲口答复:“意见很正确,坚决不改正。”他表示基础物理需要稳定性,没打算改,还有已退休的杨维纮也这样表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确实是有点逆天了。
阿诺尔德的猫回复 @哈哈哈: 避重就轻
Drifting Soul回复 @哈哈哈: 这我当然知道,但我并不认为这种因人设课的状况是合理的。况且越是这种情况对学生逼得越紧,越是用点明、小测、作业等手段压榨学生的时间,我认为这是极端不负责任的表现。
哈哈哈回复 @stoneworker: 不改可以啊,但好歹把理论方向和实验方向的分开啊,理论的要做五级大物实验和学固体物理就很无语!。。。
哈哈哈回复 @阿诺尔德的猫: 不过这也是事实了
陈sh有机会可以去听听电子科学与技术系朱旗老师的电磁场理论,和物理学院的电动力学相比有鲜明的特色
上官欧越是个有才华的人
Cauth选课的意义,可能有一点就是会push自己跟上进度。完全没有push的话可能很多人都会败给自己的懒惰。
神楽回复 @stoneworker: 乐,习惯了
Drifting Soul回复 @Cauth: 我这里讨论的是学校强制塞一堆必修课的合理性,自己要不要去上课,要不要选某个课,属于个人行为,我不讨论这个。其次,我不认为存在你说的“懒惰”,我明白你说的是何种情况,但我认为那种情况应该做的事情是更应该仔细审视这件事对自己的意义究竟有多大,以及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去做它,归到“懒惰”这种大而无当的词无益于解决问题。
Drifting Soul另外还有一点我希望补充:我的观点是,要不要去上课在这个信息时代理应是学术自由的一部分,它和其他任何自由一样,都是需要争取和奋斗得来的,也是需要小心守护的。
神楽对您的学术水平佩服得五体投地,对您在教育改革方面的见解举双手(可以再加上双脚)赞成;同时敬佩您明知科大不愿意改变还坚持提建议 (u1s1可能是科大过早地让我意识到这一点,只想作壁上观,属于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神楽回复 @Cauth: 个人观点,真正的好课其实完全不需要学分和成绩的push(doge),比如我旁听了王火箭老师的微分流形课,没选课且由于数学基础差只能听懂大概一半,但这仍然是我唯一一门从未缺课而且最为期待的课……真正有用的push恐怕还是知识和对知识的兴趣吧(
Drifting Soul回复 @Delta: 学校改不改是一方面,我写这些主要是帮同学们调整心态。
极大理想国内教学基本问题都差不多,能把ppt念好的老师已经不错了。培养方案问题太多,我觉得首要的就是扩大选修,减少必修。
Cauth回复 @Drifting Soul: 关于必修课的问题我基本上同意你的观点,必修课内容应该尽量减少。而关于“懒惰”这个话题,怎么说呢,很多时候明明只要学进去了或者做了一件事就能获得极大的快乐和满足,但是同时你也能找到很多比这更容易到手的低阈值的快乐。我也许可以按照全局观点审视一下效用和付出比来试图说服自己做一些事情,但是人的理性是有限的,具体到日常生活中的每一时刻又很难实现。我大致可以把这种现象称为“懒惰”吧。
Cauth回复 @Delta: 我也出于兴趣去旁听过一些课,也真的觉得讲的很棒,特别有意思。但是最后总是因为各种原因中途而废,比如“昨天没睡好,太困了”,“今天下大雨,不去了”,“某个作业要ddl了,先写这门课作业”。因为你没有选这个课,所以就理所当然的把他放的没那么重要。当然,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就是被一些sb必修课害的。

立即登录,说说你的看法

ch3cooh 2015春

因为刘万东老师是搞等离子体实验的,我想着既然是搞等离子体那么电动应该很熟,就选了刘万东老师的课。

说实话,刘万东老师也是念PPT的,PPT的内容基本和郭硕鸿的书一致,只不过把书上没有的数学推导都补上了。刘老师虽然是搞等离子体的,但是坚持”课上不夹带私货“的原则,这多少令我有点遗憾,毕竟我就是来听这个的,把书上有的内容重复一遍并没有什么意思。

刘老师的平时作业分四个等级,ABCD,C是独立不做,D是抄袭他人。期末考试题目比较仁慈,这也给了我这种学渣一个及格的机会,刘老师考试卷子上有一道判断题”这张卷子出得是否过重?“,最后还有一道附加题,刘老师对附加题的解释是:认为题目错了可以批判题目,也可以作一首诗或者写一首词。所以刘老师还是个有趣的人。另外刘老师喜欢用文言文,开了一个用文言文写的新浪博客,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的文言文中会出现托卡马克和等离子体等等词语。考试前一天有人给刘老师发短信问考试是开卷还是闭卷,刘老师回复如下:

“今日记,明日忘,不记也罢;开卷考,闭卷考,开闭不同”

10 0 复制链接
Rabi_2016 2017春

关于上课内容的,之前几位同学也已经说得比较清晰了。

简单说说关于考试的问题。刘老师会在复习课给出一份往年的样卷,题型完全相同,是非题和简答题也大概会有一半的重复率(至少今年是这样),所以建议认真弄懂每一道题。每年的三道大题似乎都是静电一道,波导一道,相对论一道,所以考试之前这几部分的计算一定要烂熟于心。考试时间挺充裕的(如果三道大题做的挺顺的话)

最后关于给分。。。给分是真心好。在感觉期末一道大题错了一半,前面的是非和简答也四处都有小错的情况下,刘老师还是硬给了一个96。好到爆炸。。

3 2 复制链接
一桌南方凯emmm想问一下师兄/师姐有没有老师给的往年试题呀。。今年老师复习课给的为了不让我们拍到所以非常不清楚QAQ啥都看不清。。非常感谢www
jiji铜球往年试题。。。救救孩子

立即登录,说说你的看法

aka 2020春

刘万东老师是我进入妮可以来见到的最风雅的老师,是我目前为止最喜爱的老师。

万东老师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儒雅而随和,像个文人。从其言谈之间能窥见其素养之高,是个充满魅力的老师。

最让人触动的是万东老师的教学态度。由于疫情未能面对面教学,这成了万东老师的遗憾。

返校后老师饱含激情的给我们补了一下午的课(本来以为是复习课,没想到是老师单纯的想面对面为学生上课。。一个下午讲完了几乎所有内容)挺让人感动的。

 

除去个人情感因素,讲讲教学。

万东老师讲课非常详细,但是节奏却把握的很好,让人能及时理解并跟着思路走。

平时作业布置的不多,课后负担不是很大。

因为同学都不想考第七章所以就临时删去了第七章的题目,爱了。

考试前给了考试范围,提高了复习的效率,(不过我刚好有一点没复习到qwq,被卡了优秀

问了几个同学,给分都还不错,

强推万东老师的电动课w

2 0 复制链接
jenny42 2017春

刘老师人很好,我基本上每次课后都会去问他问题,所以最后一次课他问我的名字,大概给我加了不少印象分。

刘老师上课用PPT,课件上有比较详细的推导,整体来讲思路就很清晰。作业是郭硕鸿书上的,可以买到答案册,不过我没买。基本上一次作业也要花一整天时间来写。

因为这门课是我回物理学院第一学期上的课,而且还是和电磁学A一起修的,这时候我还没学过理论力学。所以张量这部分内容老师没有详细讲,对我来说比较吃力。学了理论力学以后,觉得电动力学还算简单一些吧。这是我第一门认真听课、记笔记、仔细做作业跟下来的物理课,虽然按时完成作业这一点我没法做到。

学期中还去听了一次刘万东老师的讲座——科大一环、反场箍缩核聚变装置,然后科技节那天还真去参观了这个装置。

刘老师是桐城人,经常用文言文写一些东西,课堂上也会讲他认为的什么是科学,以及对付民科的故事。由于他是搞等离子体的,所以花了两节课讲等离子。

总的来讲,我对老师比较满意,我自己也还算用功,不过由于能力问题学的一般。以后肯定还得再拿起书自学电动力学。

2 1 复制链接
pb17071399重修党想问下老师点名吗 感激不尽

立即登录,说说你的看法

要考试了,好紧张,希望老师捞我

1 1 复制链接
jiji你咋变成18秋了 学姐好!

立即登录,说说你的看法

Misaka19090 2018春

刚考完,来写个评价

电动力学应该说是我四大里边学的最差的一门了,场论这个东西说实话我也并不很懂,很难站在比较高的高度上评价这门课。

从上课来说,刘老师的PPT还是比较精细的,直接拿来复习都没什么问题

作业量并不大,但可能比较费纸笔,这大概是电磁和电动的通病?

考试也不算难,20分判断20分简答外加三道大题,判断题最后一道题:您认为此份试卷分量过重(    )  能在试卷上放这样的问题还是挺有趣的

论对于物理概念的讲述,可能这门课程本身就有欠缺,也不怪刘老师;但据我了解,北大的电动力学也差不多是数理方程习题课的程度。

大差不差得了,似乎物院的教学和科研一直都特别不沾边。

0 0 复制链接
求不卡绩 2019春

上课:老师有自己的ppt,内容和郭硕鸿的教材差不多,但更简洁,如果上课有听不懂的,就看看课本。

作业:课本上的练习题,量一般。

考试和给分:只有期末考,没有期中考,老师会给一份复习ppt,不至于复习时不知方向。考试分数占比不一定。本人考得不太好,小题有不少不会,大题有一道题目理解错了题意,导致没写证明题……,不过老师给分很好,用迷之算法给了93。

0 2 复制链接
pb17071399重修党想问下这门课点名吗 感激不尽
求不卡绩回复 @pb17071399: 不“点名”,但是好像有两次他收集同学的签名。

立即登录,说说你的看法

hanzo 2018春

对于物理不是很好的学生来说,刘老师的课真是福音。

ppt给的很详细,电动力学也比较有套路,泊松方程,麦克斯韦方程,两大约束,就可以把前面大部分搞定,相对论我学不会,但是考试的时候套公式竟然把四维变换那个题写出来了。

作业分0-30,考试分100-70,老师说可以不来,但是会“收集同学们的签名”。考试比较简单,判断题和简答题这种不需要计算的题目就占到了60分,甚至还会有“你觉得本次试卷较难”这种判断题出现;然后是两道20分计算题,也都在常规尺度内;附加题10分,考的是超导,我不会写。所以说卷面总分是110分,而且对于我这种学渣来说比较人性。

老师喜欢吟诗,他的课程主页常常不更新ppt,却更新他写的诗。最后几次课上复习课,他可能忘记了,或者迟到,同学们就调侃“刘老师肯定是写诗忘记上课了”。但是ppt是不会变的,作业也是不会变的,所以你可以去找学长学姐要ppt。哦对了,作业可以拖两周,也就是下下周才交哦,这也间接拯救了我这条咸鱼。

0 1 复制链接
pb17071399最后收集签名了吗 重修党表示下学期电动力学都重了

立即登录,说说你的看法

iintsjds 2015春

上课内容基本上是ppt,不过还是比书上细一些

给分真可谓gpa之父了

0 0 复制链接
ygao 2015春

其他的不多说了。

老师很好,期末考试剩下的草稿纸全送给我了。(考试坐在第一排的福利)

0 0 复制链接

刘万东

教师主页: 戳这里

其他老师的「电动力学」课

杨焕雄 9.2 (27) 2022春 2021春...
潘海俊 9.1 (25) 2022春 2021春...
李弘 9.0 (10) 2021春 2020春...
陶鑫 8.8 (17) 2021春 2020春...
吴丛凤 8.9 (8) 2022春 2021春...
王少杰 8.6 (20) 2022春 2021春...
刘万东, 任海骏 10.0 (1) 2014春
刘万东, 贾青 10.0 (1) 2021春
杨焕雄, 潘海俊 10.0 (1) 2022春
陶鑫, 方文娟 10.0 (1) 2022春
任海骏 10.0 (1) 2022春 2021春...
蔡辉山 9.0 (2) 2017春 2016春...
李弘, 蔡辉山 8.4 (5) 2015春
贾青 9.0 (1) 2022春
刘阿娣 8.0 (1) 2022春 2021春...
未知 2018春 2009春...
陈银华 2010春 2009春...
王沛 2003秋
林宣滨, 程福臻 2009春 2008春
陈出新 2014春 2013春...
郑惠南 2011春 2010春
胡友秋 2013春 2012春...
程福臻 2007春 2006春...
吴强 2002秋

刘万东老师的其他课

计算机图形学前沿 10.0 (4) 2019夏
电动力学 10.0 (1) 2014春
电动力学 10.0 (1) 2021春
电动力学 2013春
等离子体物理导论 2008秋 2006秋...